当前位置:

毛泽东长征过城步考

来源:城步融媒体中心 作者:杨宗兴 刘运田 编辑:伍玉桃 2021-07-07 15:36:51
时刻新闻
—分享—


1934年10月17日,中央红军主力五个军团及中央、军委机关和直属部队共8.6万人,从江西出发,踏上了战略转移的征途,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征。

说起红军过城步,老一辈人都津津乐道。1934年9月,王震、肖克率领的红六军团先遣队经过城步翻越大南山。1934年12月5日,红一方面军(即中央红军主力部队和中央纵队、军委纵队)从广西资源县进入城步,途经汀坪乡的太阳水、高梅、团心寨、沙基铺、䅟子坪、大水铺、内里、独宿村,五团镇的茶元、江头司、巡头村,南山镇的长安营村,长安营乡的长坪、大寨、岩寨、德胜、六马、六甲等村,历时七天七夜,行程数百里。

红军到处,把苗侗同胞当亲人。从不进屋扰民,只在田野打灶作炊,拿稻草把打铺当床,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秋毫无犯。老百姓都说,红军是他们见过的最好的兵。

毛泽东长征是否过了城步?回答是肯定的。我县从事红军长征过城步历史研究的正县级干部,党史联络组成员刘家义给笔者提供了一份资料,抄录了陆定一前辈1934年11月29日到12月12日的长征日记。这份资料十分珍贵。陆定一的这些日记记载,红一方面军于12月2日进入城步,9日离开,按原计划向通道西进。陆定一的日记记录红军在城步境内活动的时间和老百姓过兵七天七夜的说法是完全相符的。更为重要的是,陆定一12月5日的日记载“红军总部胜利翻过老山界。九军团到达社水、茶元(今城步五团镇的行政村),军委二纵队随三军团后跟进。”12月8日的日记写道:“九军团到长安营的老寨鸡公界。二纵队到长安黄祥(今长安营乡黄羊村)。”长征时,毛泽东编列于二纵队(中央纵队),陆定一也在其中。这两则日记证明,毛泽东是经过了城步的。另据1934年国民党情报机关写的《共匪西窜记》的秘密档案资料记载:“12月6日,朱毛已窜入城步之蓬洞。12月8日已窜入红沙州(今汀坪乡汀坪村之自然村)。”这再次证明毛泽东经过城步的事实。

老百姓口碑中也有关于毛泽东长征过城步的传说。2013年6月26日,笔者去汀坪乡的团心寨、沙基、䅟子坪、大水、汀坪等村走访调查,访问了因伤留在团心寨村的红军葛贻森的家人和九十岁高龄的阳秀姑、75岁的蒋绪文等老人。葛贻森长征中任第五军团第四师108连代理连长。他的长女杨雪江(今75岁)回忆说,父亲曾告诉她,他那个连在湘江战役中,打得非常苦,三天三夜没合眼,没有水喝就喝尿,没有饭吃就吃树叶,最后,全连只剩下三个人。他向毛主席作了自我批评,毛主席却表扬他作战勇敢,任务完成得好。他的父亲还告诉她,当时,毛主席见湘江激战死了这么多红军,心里特别难过,靠拄着木棍走路。当年毛主席就是从我们村子对面的枞树包下来出江水冲走的。毛主席很关心战士,冬天天气很冷了,见战士们冻得打哆嗦,就让嚼辣椒御寒。

汀坪乡汀坪村民陈立基老人讲白话(故事)讲到他的家里曾住过一位红军首长。陈立基的老屋座落在冲田背后,由于屋前栽的核桃树长得枝繁叶茂,房屋比较隐蔽。他回忆说,首长是用担架抬来的,据说他得了打摆子的病。警卫人员在屋外住。他们呷了些小菜,喝了一坛老酒。第二天首长走时,给了他两块光洋。首长身材高大,说话和气。正县级干部,县党史联络组成员刘家义曾听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老红军石邦智说当年毛主席到达城步后,由于湘江战役损失惨重,心情十分悲痛,加之患了疟疾,是用担架抬着走的。从石邦智老领导的讲叙判断,住在陈立基家里的那位首长或许就是毛泽东。

1976年夏,我县相关部门对红军长征过城步的历史和文物进行了大规模的采访调查。资料载了流散在高梅公社高桥大队一生产队(今汀坪乡杨梅坳管理区高桥村1组)老红军张万福的一段回忆。张万福原属波县师,湘江战役转入兴国师司令部通讯排任班长。他说,在湖南界口,毛主席对指战员作了简短的讲话。毛主席说:“同志们,现在我们到湖南了,湖南地方很苦,都是高山,每人准备七双草鞋,到贺龙那里去。”

据湖南省人民出版社1978年11月出版的《红军长征在湖南•故事集》《毛主席苗山播火种》一文载,毛泽东住在城步横路口(今城步汀坪乡团心寨村),深夜还接见了当地的游击队杨队长,嘱咐他要建立党的组织,领导好游击队,坚持和土豪劣绅斗争,和国民党反动派斗争,建立共产党领导的苏维埃政权,配合红军抗日救国。

综观历史资料和百姓的口碑,毛泽东长征确实经过城步,在城步传播了革命火种。(杨宗兴 刘运田)

来源:城步融媒体中心

作者:杨宗兴 刘运田

编辑:伍玉桃

本文为城步新闻网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www.cbnews.gov.cn/content/2021/07/07/9632353.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城步新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