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汀坪乡地名故事

作者:杨光清 编辑:redcloud 2015-12-14 15:57:54
时刻新闻
—分享—

  

 

城步汀坪乡内里村是有挖掘潜力的处女地
(汀坪乡地名故事)

  城步苗族自治县汀坪乡内里村位于城步东南面,是城步与广西交界的地方。该村东与广西龙胜各族自治县的黄祥村交界,南与广西龙胜各族自治县的马堤乡东升村(俗称鳌头)相连,西与本县五团镇茶园村,本乡长滩村接壤,北与本乡大水铺毗邻。有5个村民小组,168户、673人,百分九十以上是当地土著苗族,有水田面积282.3亩。山林面积22320亩,占地26平方公里,全村有四条河水,全部流入广西境内,也是珠江的源头,是整个汀坪乡山林面积最多,幅原最宽的一个村。

  该村小地名也有很多,一、二组有上东毛坪,下东毛坪,溪子、泡猪冲(传说此处有一股温泉,本地人过年过节杀猪,抬到此外,放进温泉,可以脱毛)牛角石、银子坳、老屋场、上湾等。三、四组有界板冲、内里、高山、水头、大坡、崩坡、茶冲、雷鼠冲等。五组有沙子界、观音山、紫檀冲(传说此处曾经有一棵很高很大的珍贵树木——紫檀树而得名)。

  根据作者实地调查,总结归纳,内里村有如下几大亮点:

  红色旅游线

  一九三四年十二月,中央红军在广西遭入“湘江之战”重创,八万多红军将士,一下子减至不足三万人马,而且国民党反动派对中央红军是围、追、堵、截,天上还有飞机轰炸,中央红军只有钻深山、走密林、走深沟、行小路,躲避敌人锋芒,留下革命火种。据考证,红军从广西资源县的车田,进入城步十万古田,从古田下来到汀坪乡的团心寨的横路口,并在此宿营。第二天从横路口出发来到大水铺,经晒人冲进界板冲。为隐蔽行动,又分成三路,一支从内里上沙子界至坡子寨翻过骑岭下茶园;一支从界板冲走羊肠小道,上沙子界对门小山包,爬上骑岭下茶园;第三支从界板冲李家山沿溪水而上,来到高山(小地名)再从高山直上骑岭,石林头至茶园铺里,三支人马汇合茶园铺里,在铺里宿营(现设有革命文物保护单位)现该村还有三座红军墓,这些红军战士并不是因战斗而牺牲,是伤、病、饿交加,死在路边,红军将他们草草掩埋的。第一座是界板冲李家山村民李自来老屋背后的茶山里,八十多年过去,李家三代人年年为这位红军战士挂青扫坟,直至如今。第二座也是在李家山,李自周家屋背后,也由李家挂青扫坟,至今仍有坟堆。据说内里村一组下东毛坪也有两个红军坟包。传说红军主力经过大水铺时,在秦家吃了中餐,杀了一头猪,因无钱支付,还打了一张欠条,因年深日久,欠条已经丢失。

  山上岩洞多

  内里三组的高山,有个岩洞叫“藏金洞”,约有4丈长,2丈高,1.5丈宽,是一个穿心洞,约能容纳200人,洞内比较平坦,有许多碎石,像是被人工打碎的,笔者上世纪九十年代曾爬上此洞,还捡到一枚古铜钱币。该村有藏金洞、有银子坳,甚至就在隔壁的大水铺村也有一个银子坳。在一个不出10公里的地方,就出现三个金子、银子的地名,根据笔者考察、论证和推测,得出的结论是:清乾隆初年,城步地连续遭受旱灾,庄稼基本无收,人们靠野菜、野果、蕨、葛、狩猎艰难维系生命。可上缴官府的税赋却有增无减,人们被逼无奈,萌发了与官府作对,蓄谋起义的思想。但是城步苗区都是山高路陡、树高林密、人烟稀散、羊肠小道,各自经营,相互很少联通,怎么才能使得灾难深重的苗民聚集在一起,扯旗造反呢?聪明的苗民起义首领想出了一个办法:一、改地名,除上述三个与金子银子有关的地名外,在城步的白毛坪乡的大阳有座金子山,在丹口镇大桥头村与绥宁黄桑、长安营乡上排村三地交界的地方安名乌金山,丹口镇还有个金岩村,丹口镇的仙鹅村有个金盆团、三十六步金街等。二、出告示,对外宣传城步许多地方有金子银子,并提出:“大坳对小坳,银子十八窖,哪个寻到哪个要”。穷怕了的人们,人人都想得到金银,一时间城步周边县绥宁、通道、靖州、贵州的黎平、凯里、广西的资源、龙胜等社会最底层的苗、瑶、侗山民纷纷来到城步挖金子、挖银子。实际是子虚乌有的事。到城步挖金银的人,东挖西挖,结果一无所获,盘缠用尽。苗民领袖就将他们大部分留下,提供食宿,奉为上宾,谈古论今,话在当下,进行启发和“洗脑”。才爆发了有历史考证的“城步大地茶园苗民起义”。

  在内里村三组杨家,河边上约2米高处有个山洞人称“射公洞”(本地读音为“夏”公洞),洞门刚好进得一个人,洞黑幽深,高深莫测,本地人都说洞内有个“射公”,他会射箭,凡有人进洞探测,他都会用箭射袭,凡进过山洞的人,不是当即死亡,也会不久于世。所以自古至今当地没有一个人敢越雷池一步,洞有多深,洞有多长,有什么好看的,有无宝藏,有无人类或动物骨骼都不得而知。传说曾有人放进一只鸭子,结果这只做了记号的鸭子从本村一、二组的东毛坪的一个山洞走出来。

  一门住两省

  在内里村一、二组,小地名叫溪子的地方,它交通非常闭塞,只有一条羊肠通到里面,它四面环山,只有一面向阳坡,开垦了几亩毛田,只有四户人家,地处湖广两省交界处。自古以来,就是“三不管”的地方,湖南不管,广西不管,强盗、土匪不知道也不管。传说很久以前,一位杨姓人家在此发了家,请了一些长工帮他种田,其中有一个广西来的小伙子,人长得漂亮,既聪明又诚实,就像为自己家干事一样,既能吃苦卖力,又为财主家增产增收出主意,想办法,财主很是喜欢。财主家有位千金小姐,不像大财主家的小姐一样养尊处优,大山里财主家的小姐,虽然吃穿不愁,但还得帮父母做点小事,长工们在离家远的地方做力气活,小姐帮助送茶送水送饭是常有的事。一来二往,广西小伙被小姐看中。俗话说“女大不中留”,小姐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过去讲“高门对大户”,几多有钱有势的人家上门提亲,她总是说,自己还小,怕端不起您家的饭碗,都一一谢绝。有一天,父母把小姐叫到堂前问话:“你已到了婚姻年龄,人家来求亲,你总是这也不嫁,那也不去,你到底有什么想法?”女儿想了想,回答说:“我嫁是要嫁,但我有一个要求,要离家很近,今后您双亲大人老了,也有个照应。”父亲说,我们这小山村,才只有几户人家,又没有哪家小伙子和你匹配,怎么办呢?莫非是看上了广西那个小伙子。女儿回答是。财主说我也喜欢这个小伙子。女儿是父母的心头肉,其实财主也舍不得远嫁女儿。后来,财主赠了杉山一块,竹山一块,田数亩,还为他们小俩口修了房子。从那以后,这个小山村的人,湖南嫁广西,广西嫁湖南,其实就是上屋嫁下屋,左屋嫁右屋,家家都是上家先的亲。这里民族团结,边境友好。解放以后,我国经历过许多运动或成立许多社团组织,如土地改革、初级社、高级社、人民公社、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大队管理、队为基础等等,然而对这个小山村毫无影响,他们从解放前直到改革开放,都是私有制,“文化大革命”也没有冲击,真是另一天地,世外桃源。直到一九九七年颁发第一代居民身份证,才进行过人口登记。那年十月,通过电话联系,湖南城步汀坪乡、广西龙胜马堤乡各派两名人口普查员来到小山村,逐户登记人口及填报,准备纳入人口信息的内容,来到一家姓伍的人家,兄弟分做两家,但仍共堂屋住。普查员首问老大,你是登记湖南户口还是登记广西户口。老大说:“反正是种田吃饭,随便你把我登记在哪个省,没有好大关系。”这个问话人是汀坪乡的,就把他家登记为湖南城步汀坪乡人口。湖南普查员问完老大,现由广西普查员问老二愿意登记为哪个省的人口,他说:“湖南也好,广西也好,但我听说广西对大学生的分配要好一点,现在我的两个小孩正在读书,今后毕业出来也好找个工作,我就登记在广西吧!”所以这里就出现了“一门两省”的奇特现象。

  文化风情浓

  内里村由于地处偏僻、交通闭塞、经济相对落后、外来文化对此侵袭相对较少,使祖辈流传下来的、原生态的元素较多。比如说,淳朴的民风、待客的真诚,为人的操守,邻里的团结、习俗的保存,森林的保护、生态的平衡、村寨的风貌、建筑的古朴等等保留得比较完整,特别是精神文化生活中的“挖土山歌”,据笔者考证,是全县保留得最好的最完整的地域之一。从“请工”“邀队”“进山”“敬神”“开挖”“激励”“呷烟”“起身”“调情”“响午”“动工”“抬唱”“送郎”“送妹”“收工”等等,用“一人唱歌万人和”的形式,激励人们气壮山河,提高工效;用《音律启蒙》的中国语言中13大韵律创作的、贴近生活、贴近实际的、群众喜闻乐见的、通俗易懂、易记的歌词,把人们心灵深处想要讲的话,用简单精练的歌词进行总结和表达出来,惹得听众喜欢,这就是这朵小小的民族艺术之花,千百年来长久不衰,代代传唱,百听不厌,百唱不烦,在外来文化的强烈冲击之下,仍常开不败的秘籍。

 

  

  

     投稿邮箱:红网城步站 chengbutongxun@163.com 群号:361945576

               城步手机报 zgcbnews@163.com       群号:193957770

作者:杨光清

编辑:redcloud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城步新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