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智护伤员

来源:城步融媒体中心 作者:尹建德 编辑:伍玉桃 2021-07-07 15:59:10
时刻新闻
—分享—


1934年农历八月的一个早晨,在从栗坪通往丹口的路上,有两个身着灰色制服,脚穿草鞋,手里拄着拐棍的年轻人一拐一拐地向前走着。这时,路旁一座杉木皮盖的矮木屋前,一位叫杨益秀的苗族老大娘正带着八、九岁的孙子在劈柴。

“老大娘,劈柴啦?”那两个拄拐棍的年轻人走到屋门口齐声问道。

“奶奶,有人喊你。”小孙子告诉奶奶。

“老大娘,我们的脚痛得厉害,想在你老人家屋檐下坐一会儿,行吗?”两个年青人提出请求。

“你们是做么子事的?”杨益秀老大娘停止劈柴,向这两个受伤的年青人询问情由。

“我们是工农红军,前几天与国民党桂系军队作战时受了伤,掉了队,现在是去赶部队。”

杨老大娘仔细打量着这一高一矮的年轻人,这两个人同前几天所看到的红军一模一样的打扮,见他们的脚肿得上下一样大,草鞋边上沾满了脓血,因而对他们产生了怜惜之情。她知道,红军是打富济贫的好人,是帮助穷人打天下的队伍。于是,她赶忙把这两位伤员叫进屋里,又是摊凳,又是倒茶,十分亲热。同时又吩咐她的小孙子去屋外望望风。两位红军战士像回到自己家里见到娘亲一样,感到无比的高兴,一时竟忘记了脚上的伤痛。

接着,杨益秀老大娘烧了一鼎热茶给红军伤员洗伤口,又做出喷香的饭菜给他们吃,两位伤员非常感激。

正当杨老大娘收拾碗筷的时候,小孙子慌忙跑进来报告,说:“奶奶,对门来了蛮多穿黄衣的粮子!”杨老大娘赶紧走到门前一看,是七、八个国民党“粮子”从对面山坳上走下来了,她预感到很快就会出事.急忙回到屋里,对着两位伤员说:“孩子!快,快跟我来!”她打开后门,招呼两个伤员藏进后面一间又矮又黑的柴屋里,并用柴草把这两位红军伤员掩盖好,将柴房门敞开后,又不慌不忙地去洗碗筷,抹桌凳……

没过多久,国民党“粮子”果然闯进了杨益秀老大娘的木皮屋。一个歪戴着黄色大盖帽的家伙,手提短枪,对着杨益秀老大娘喝问:“老婆子!看到红军吗?”杨益秀老大娘若无其事的回答:“没有哇!么子红兵、白兵,我都没看到。近几天,只看到过广西兵。”那个伪军官大骂道:“他妈的,老东西!我问你看到红军伤病员从这里过了没有?”杨老大娘镇静地回答说:“没看到。”

伪军官见问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就命令喽罗们搜查。杨益秀老大娘心里明白,这些家伙如果真的看到红军就会怕得要死,常常是借搜查红军伤病员的名义来抢老百姓的东西。她想了想,要用计把他们支开,才能保护这两个红军伤员。喽罗们搬坛弄罐,东寻西找。有一个喽罗已接近柴房门口,正要用长枪挑动掩盖红军伤员的柴草。在这十分紧急的关头,杨益秀老大娘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只见她连忙走到后门边,一只脚踩在门槛上,一只脚踮在鸡笼上,用手取下挂在板壁上的那个竹筒子,顺势踢开了鸡笼门。过时,一只老母鸡“咯咯咯”地飞了出来,鸡笼里露出十几个鸡蛋。杨益秀老大娘搂着竹筒假装追鸡,向屋门口走去,这时,几个国民党兵听到鸡叫,都被吸引过去了,追的追鸡,抢的抢蛋,那个戴大盖帽的军官赶忙追到屋门前,叫住了杨大娘:“老婆子!竹筒里装的是什么东西?”杨老大娘看到国民党兵都被吸引出来了,马上把竹筒递了过去,说道:“佛爷。我屋里很穷,没有什么好东西,只有两斤盐了,你们拿去吧!”国民党军官一把夺过竹筒,看了一下,又狠狠地瞪了杨老大娘一眼,骂道:“穷光蛋”便带领喽罗们悻悻地离开了。杨老大娘倒吸了一口凉气,紧缩的心渐渐地放松了。等到国民党兵走远了,她才去招呼红军伤员。  两位红军伤员从柴屋里走出来,紧紧握住杨益秀老大娘的双手,感动得许久说不出话来,热泪象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扑簌簌地滴落到了地上。由于他们担心老大娘再受牵连,所以决计要走。但杨益秀老大娘看到他们的脚伤未好,不让他们离开。两位伤员看出老大娘的心思,恳切地说:“老大娘,您救了我们,您就是我们的亲娘,您老人家的救命之恩,我们永远铭记在心里。但是,不能再连累您老人家了,我们要赶部队去。等到革命成功了,我们一定来看望您老人家!”两位红军伤员告别了杨益秀老大娘之后,又拄着拐棍,一步一拐地朝丹口方向追赶自己的部队去了。(尹建德)

来源:城步融媒体中心

作者:尹建德

编辑:伍玉桃

本文为城步新闻网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www.cbnews.gov.cn/content/2021/07/07/9632514.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城步新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