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龙奶奶救护小红军

来源:城步融媒体中心 作者:尹建德 编辑:伍玉桃 2021-07-07 15:47:38
时刻新闻
—分享—


座落在湘桂边境的城步县横岭乡长安营,东南一里处有一座白帝天王庙。庙里住着一位七十多岁的苗族孤寡老人。这老人在年轻时因同一个姓田的男人结过婚,所以,与她同辈的人都叫他田大嫂;辈份比她小的便叫她田大娘。甚至田奶奶。又由于她丈夫过早去世,无有子女,家境贫寒,无依无靠,就住进了天王庙。专司敬奉白帝天王,因此,当地的善男信女们都称她田大娘。其实,她本姓龙,并不姓田。所以,年幼的伢子、姑娘们也有叫她龙奶奶的。龙奶奶一向忠厚老实,勤劳节俭,过着自食其力的清苦生活。她常常用攒积下来的钱粮赈济讨米逃荒的穷人;对当地贫苦的、一旦遇到灾难的苗、侗同胞,她也慈悲为怀,宽解私囊,乐善好施。因而当地民众对龙奶奶助人为乐的善行无不称赞。

1934年12月中旬的一天.龙奶奶提起一只小水桶,准备到庙外小溪里去提水,刚走出庙门,突然发现路边躺着一个人。那人是个大约十五、六岁的伢子,穿着破烂,精疲力尽,口干舌燥,气息奄奄,讲起话来有气没力。通过问探,龙奶奶得知他姓何,叫兴元,是福建省光泽县人。不用多问,龙奶奶断定他一定是红军伤病员。她马上联想起前一段过红军的情景:十天前,红军大部队从南山下来,经过长安营,开到通道县去了。近几天里。掉队的红军伤病员三、五成群地陆陆续续来到长安营,有的被横岭乡乡长罗亨沛等人杀害打死,有的遭到国民党军队的围捕。但大多数还是前往通道追赶大部队去了。红军过境时,一个个循规蹈矩,纪律严明,对老百姓非常和气,不拿穷人的东西,只打了罗亨沛等几家的土豪,龙奶奶也分得粮食和衣物。因此,她深深感到红军是好人,是帮穷人打天下的队伍,如果不救护好红军伤病员,实在于心不忍。想到这里,她放下提桶,扶起小何,搀着他进了天王庙。

龙奶奶先安排小何在火塘边烤火取暖:马上筛了一碗热茶给他喝;又舀了一盆热水给他洗脸洗手。接着就从房里拿出两个鸡蛋.打成荷包蛋,还在蛋汤里泡上一瓢大米饭,递给他吃。乘着小何吃饭的工夫,龙奶奶又用长安营的优质特产“虫茶”煨出一罐浓酽的虫茶水。因为这虫茶水既能内服,解渴充饥,醒脑提神;又能外用,解毒除秽,消肿止痛。她将虫茶水倒进木盆里,为小何清洗脚伤,洗去秽物;再撕下干净的布片把伤口给包扎好。然后又给小何换上清洁的衣裤鞋袜,缠上蓝布头巾,把他打扮成一个苗乡山寨的小伙子。经过龙奶奶一番精心的护理,小何的病情、伤情大有好转,精神逐渐好了起来,讲话也有力气了。他心情激动不已,热泪双流,衷心感谢龙奶奶的救命之恩。

后来通过交谈。才知道何兴元刚刚十五岁就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在第五军团政治部宣传队当宣传员。红军长征以来,天天行军打仗。很多同志牺牲了,不少战士受了伤。生了病,由于医药奇缺,不能得到及时医治,情况越来越恶化,致使许多伤病员掉了队,随时随地都有被敌人杀害的危险。他们纵使伤病严重,体力支持不住,还是咬紧牙关,艰难地一步一步向前行进,希望赶上部队……龙奶奶好心劝说小何安下心来,在这里养伤治病,并为他寻找草药医病治伤。于是,龙奶奶把何兴元当成亲生的小孙子一样关心爱护。何兴元在龙奶奶面前好象回到自己家里,见到自己的老奶奶一样亲热敬仰,并恳切地表示,等到伤病好了以后,他要帮奶奶挑水、砍柴、种地,给奶奶减轻劳动负担,照顾好奶奶,让奶奶过上好日子。

过了几天.何兴元能够慢慢行走了,并能帮着做些家务事,龙奶奶打心眼里欢喜和高兴。殊不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天黄昏,龙奶奶关好庙门,为白帝天王点亮神灯,燃起清香,焚化纸钱,正在祈祷神灵保佑何兴元早目康复的时候,突然从庙外传来一阵杂乱的打门声、叫喊声。龙奶奶预感到要出事了,急忙叫何兴元去房里隐藏起来。说时迟,那时快,“嘣咚”一声,庙门已被踢开。紧接着闯进来三、四个匪军。他们是奉横岭乡乡长罗亨沛之命,前来搜捕掉队的红军伤病员的。匪军头目对着龙奶奶喝问:“老婆子。听说你庙里隐藏有红军伤病员,是不是实?”

龙奶奶若无其事地回答:“没有呀!我一个孤寡老婆子,哪敢隐藏红军哟! ”

另一个匪兵又闻:“你庙里最近来了一个外乡人,是不是红军?”

龙奶奶肯定地回答:“不是的,他是讨米逃荒的。他来了一个多月以后,红军才过长安营!”

那个匪军头目提高嗓门说:“老婆子!上峰有令,凡窝藏共匪者与共匪同罪!你知道不知道?”

“知道。我知道。”

“那你说实话,那个外乡人是不是红军?”

“他不是红军。他是我一个多月以前就收养做孙子的。”

匪军头目见问不出个名堂来,便采取威吓手段,手枪一扬,命令道:“这老不死的不说实话,把她拉出去毙了!”

“是!”几个匪兵向前扭住龙奶奶就要往外拖:“走!”

“不许加害我奶奶!她犯了什么罪?!”隐藏在房中的何兴元在这危急时刻立即走了出来,大喝一声,义正辞严地质问匪军。

匪军头目把何兴元打量一番,见这伢子衣着褴楼,讲话是外乡口音,大声问道:“你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

“我讨米逃荒。从广西来的。”何兴元大义凛然地回答。

匪军头目要匪兵们检查他的全身,发现他脚上有伤。那匪军头目以为捞到了救命稻草,大声吼道:“证据俱在,不容狡辩。他是红军伤病员,给老子抓起来,拉出去毙了!”

几个喽罗兵放下龙奶奶,一齐上前抓住何兴元,连忙便往门外推:“走!”

“你们凭什么抓人?我上山砍柴伤了脚.难道就犯了法吗?”小何一边质问。一边用力挣扎。

在这千钧一发的紧急关头,龙奶奶拼命扑上前去。紧紧拖住小何不放:“他确实是前几天上山砍柴伤了脚。他还是个孩子,不是红军伤病员。老天有眼,你们不能杀害他呀!”龙奶奶求情不得,反被匪军拳打脚踢,打翻在地。她忍住疼痛。跪在地上,双手合十,边哭边诉,一忽儿对着白帝天王作揖,祈祷白帝天王显应,保佑何兴元平安无事,消灾消难。一忽儿又转过身来。哀求匪军头目多积阴德,多修阴功。不要乱开杀戒,滥杀无辜。她反复诉说:“何兴元不是红军伤病员,是个讨米逃荒的苦孩子。我无儿无女。是个七十多岁的弧寡老人,想收留他做个孙子,给我砍点柴烧,担点水喝;百年以后也有一个扫坟挂清的人。佛爷们,可怜可怜我这孤寡老婆子吧!千万请你们修修好处哟!”龙奶奶又指着神龛上神武威严的神像神乎其神地对匪军头目说:“这白帝天王是活菩萨,灵验得很,时常显圣,护佑我们一方苗民。哪个积德行善,神灵就保佑他逢凶化吉,灾难消除。谁要行凶作恶,杀害好人,菩萨就降灾降难,叫他路死路埋……”

经龙奶奶这么一诉说,匪军头目胆怯了,害怕白帝天王降灾降难,死于非命。他又觉得龙奶奶与何兴元的回话严丝合缝,滴水不漏,找不出什么破绽。认为何兴元确实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恐怕不是红军伤病员。于是,他就喝令匪兵们放了何兴元。悻悻地走出天王庙。

龙奶奶立刻把庙门关上,回头对小何叮嘱道:“今后要多加提防啊!”何兴元双脚跪在龙奶奶面前,感激地说:“感谢奶奶的再生之恩!孙子我一定奉养你一辈子。”龙奶奶心坎上的石块搬掉了,连忙扶起小何,不由得喜泪盈眶。何兴元从此改名换姓叫龙兴年,一直侍候在奶奶身旁,无论担水砍柴还是种地,样样都争着干;奶奶若有病痛,他煎熬汤药,煮饭烹茶,尽力设法给弄点好吃的,让奶奶欢度晚年。总之,他对奶奶殷勤侍奉,事事孝顺,当地传为佳话。几年以后,龙奶奶不幸辞世。龙兴年为之操办丧事,圆满料理好善后事宜,他才离开天王庙。(尹建德)

来源:城步融媒体中心

作者:尹建德

编辑:伍玉桃

本文为城步新闻网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www.cbnews.gov.cn/content/2021/07/07/9632430.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城步新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