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朱总司令在瑶寨苗乡

来源:城步融媒体中心 作者:尹建德 编辑:伍玉桃 2021-07-07 15:42:03
时刻新闻
—分享—


1934年12月初,中央红军长征到达了湘桂边境湖南界下的瑶寨苗乡。经过湘江战役,我军伤病员日益增多,缺医少药,又不能及时得到治疗,更严重的是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严密封锁,我军给养得不到补充。在这种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广大指战员发扬英勇顽强、坚韧不拔的革命精神,坚持战斗,继续前进,但也有些体弱的同志,经过几个昼夜行军,这时已难以支持,至于伤病员那就更加危急了。

对于上述情况,朱总司令了如指掌。到了瑶寨苗乡,他决心首先设法解决粮食供应问题。

可是,这一带的瑶、苗同胞由于受了国民党的反动宣传,听说红军要来,都纷纷躲到深山里去了。

红军大部队好象进入“无人之境”,怎么办呢?朱总司令下了两道命令:一、全体指战员必须认真贯彻党的民族政策,严格遵守红军纪律,在群众没有回村以前,不准进入民房,一律在树下,坪地或屋檐下露营。二,各部必须积极开展政治宣传,做好群众工作,动员瑶、苗兄弟赶快回来。

红军指战员迅速行动起来,有的在墙壁上,岩石上书写标语口号,如:“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军是工农子弟兵”“瑶苗同胞们,红军和你们是一家人!”“瑶、苗同胞们,快起来,配合红军打土豪,分田地!”等等。大部分同志则到深山旷野去找老百姓,宣传党的政策,红军的主张,动员他们回家。

朱总司令,亲自带领两个警卫员,串了几个瑶寨苗村,没有碰到一个人。后来他们爬到一座高山上,在半山腰的密林处,发现一所孤独的茅屋。近前一看,里面一个白胡子老大爷和一个头发斑白的老大娘,正蹲在地上洗草药。朱总司令站在门外打招呼:“老人家,你们好哇!”

两位老人慌忙站起来,惊恐地问:“老总,你们…”

警卫员立即回答:“我们是工农红军。”

“红军?”两位老人就要往山上跑。

朱总司令亲切地喊道:“老人家,不要怕,我们红军是打富济贫、帮助穷人闹翻身的。”

两位老人怀疑地说:“佛爷,你们打富济贫?帮助穷人?”

朱总司令走进茅屋,看到屋里一贫如洗,两位老人穿着褴褛,就十分亲切地说:老大爷,老大娘,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是保护穷人,帮助穷人打天下的,和你们是一家人啊。以后,你们就叫我们同志吧,不要叫老总、佛爷,那是对国民党军队和土匪的称呼。

警卫员告诉两位老人:“这是我们的总司令,朱德同志。”

“总司令!”两老人非常惊异,“总司令这么大的官都没有一点架子,穿着打扮也和当兵的一样。”再看看几个警卫员,满脸笑容,一不打人,二不抢东西,哪像地主豪绅说的红眼睛绿眉毛的凶神恶煞。“他们莫真是帮助穷人的军队?”两位老人这样一想,害怕、紧张的心情渐渐地消除了,忙端来几个木它它摆在地上说:“同志,坐,坐下吧!”

警卫员们谢过老人家,走到门外放哨去了。

朱总司令坐在木它上,一边和老人们一起洗药,一边拉拉家常。当问到他们家有几口人时,老大爷伤心地说。“别提啦。就剩下这两副老骨头了!”

原来,这老大爷姓沈,瑶族人,六十多岁了。年轻的时候,曾在地主家里当奴隶。因为受不了折磨,逃进深山,风餐露宿,专靠采药、打猎为生,受尽了反动派和地主豪绅的压迫剥削。四个孩子,有个被抓壮丁,有个被地主抢走,还有两个都被冻饿死了。剩下老两口,生活极为困苦。时下已是寒冬,他们还只穿着一件破烂的单衣。

见此情景,朱总司令和刚从外面进来的警卫员,忙从自己身上脱下里衣,送给老人。沈大爷接过还有暖气的衣服,紧紧地抱在怀里,两眶热泪象断了线的珠子直往下掉,感动得半天说不出话来。朱总司令接着又耐心地向他们宣讲了党的政策、主张,红军的宗旨、纪律。两位老人仔细地听着,不住地点头。

这时沈大爷诚恳地问朱总司令道:“你们有什么困难吗?我们能帮助你们做点什么事么?”

朱总司令告诉他们:最近,我们日夜行军打仗,有的同志几夜没睡觉,几天没吃饭了,特别是许多伤病员已经支持不住了……

两位老人没等朱总司令说完,就喊起来:“啊!那怎么行呀!”沈大娘说:“我家还有几升包谷籽。”她从柴火堆里翻出一个瓦坛子来,揭开盖子给朱总司令看:“我本来是留着做种子的,你就拿去给同志们接接肠子吧!”说完,端起坛子就要朝筲箕里倒。

朱总司令忙站起来制止:老人家,谢谢你的好意。这种子不能吃,我们要去打土豪地主的粮仓。接着,就问起当地土豪地主的情况。

提到土豪地主,沈大爷不禁怒火满腔。他告诉朱总司令:山下河口边有个著名的大地主,叫沈万财。他的田土山林跨过西延。龙胜、城步三个县,每年收租谷几千担,收山租等项银洋几万块。只可惜在半个月以前,沈万财就叫他的奴隶、家丁佃户,不分日夜砻谷办米,起码办出几百担白米运走了。据说,没碾完的谷子,都堆到门前的晒坪里烧了。

烧了?朱总司令想,哪个财主不爱财如命?为了几斤租谷,他们可以逼人致死,真会舍得把到手的谷子烧掉吗?他觉得有必要到沈万财家里去看一下,便问沈大爷:沈万财还在家吗?

沈大爷气愤地说:“听说他原先打算抵抗红军,把沈府里的两座炮楼都加固了。后来他听说红军打仗很厉害,连正规军都抵挡不住,就慌忙带着家丁、奴婢,还强迫最近为他做过事的佃户们全部逃走了。”

“知道他逃到哪里吗?”

沈大爷摇摇头说:“不清楚。据说是前天晚上逃走的。”

朱总司令点了点头说,“沈大爷,请你带我们到他家里去看看,可以吗?”

沈大爷满口应承:“行。就走吧!”

沈大娘自告奋地说,“老头子,你带同志们去沈府,我就到山上把穷苦兄弟都喊回来。”

沈大爷高兴地应答着,把柴门一挂,分头出发了。

一路上,沈大爷边走边喊,叫乡亲们回家去,同红军一起打土豪劣绅。

大约走了一个钟头,就到了山脚河边。过了一座木桥,只见河岸边的水碾房里,石碾盘、碾槽,水碓全被捣毁。转过碾房,便到了沈府的晒坪。沈大爷指着那大堆谷灰惋惜地说:“你们看,没运走的谷子都被烧掉了,唉!”大家都说,这个地主太恶毒了。

朱总司令听着大家的议论,围着灰堆走了一圈。他笑了笑,招呼大家仔细察看。原来灰堆周围残存着一圈没有烧完的都是秕谷;没有化成灰烬的黑壳,不是谷粒,而是谷壳。这样,真象大白了。谷米并没有烧掉。那么谷米到哪里去了呢?

大家走到沈府门口,只见黑漆门上挂着一把大铁锁,用力一推,竟纹丝不动。沈大爷告诉大家,前门和侧门,比城门还要坚固,都有三层,外面是铁板门,中间是五寸厚楸木板门,里面是碗口粗的楸木栅栏门,每层除有门栅外,还有大门杠, 一经关上,斧劈不开,雷轰不动。而靠山的后门,只有铁板门,栅栏门两层,比较容易打开。于是,大家绕着围墙向后门走去。这沈府围墙,墙脚砌有一丈多高青色条石,上面是一丈多高老式青砖墙垛,每个垛子上都开有炮眼。他们到了后门,一看,也落了大锁,用石头一砸,没有听到门杠的碰击声。大家分析,里面没有上门闩门杠,土豪定是从后门逃跑的。

沈大爷从附近的老乡家里,借来一把大柴斧,砸烂了铁锁,把铁门打开了。

走进沈府,只见几座高楼,四横九直,楼上楼下和四周, 都有走马楼连接沟通,大小房子一百来间,全部关门落锁。可是三个大仓库的木板门却都虚掩着,警卫员们打开仓门一看里面空空的,谷米颗粒不存。右侧的炮楼是城堡式阁楼,好象魔鬼的宫殿,炮楼脚下是青条石砌成的水牢,里面阴森森的,一室腥臭的污水。左侧的炮楼是圆型堡垒式的,活象一条腾空而起的粗大的眼镜蛇,炮楼脚下横七竖八地堆积着条石、杉木筒、麻石、泥土等,起码有几百个土石方,把通向炮楼和地下室的门全都堵死了,不费九牛二虎之力是难以移动的。

沈大爷说,“这地下还有条暗道通向后山岩洞,遇到紧急情况时,沈万财就从暗道里出去。”警卫员们听了就议论开了,这么多土石、木头堆积在这里,是不是敌人企图堵死暗道,防止有人从后山岩洞钻进沈府里来呢?

总司令却说:“此地无银三百两,这是敌人自作聪明,依我看,秘密就在这炮楼底下,暗道里不是藏着金银财宝、枪枝弹药,就是藏着粮食。”

大家一分析,都觉得朱总司令说得有道理。

朱总司令叫警卫员立即传令供给部,组织力量,马上动手挖开暗道。又请沈大爷赶快发动瑶、苗同胞,前来配合。

顷刻之间,几百人带着抬杠、缆索、锄头、畚箕等工具,象潮水一样涌进沈府。

人多地窄,不便动工,朱总司令又命令炸掉了炮楼和围墙,这样,里里外外畅通无阻。红军指战员和乡亲们都投入了战斗,挖的挖,挑的挑,抬的抬,不到半个钟头,天井,水牢,全被残砖、断石、碎土、瓦砾填满;墙外的田野,也堆成了一座小山。接着几十把锄头沿着地道口使劲地往下挖,挖下去四尺左右后,发现了一层稻草,翻开稻草,下面又铺着两层木板,掀开木板,底下还垫着三层竹席。揭开竹席,啊!果然发现白银似的大米,散发出扑鼻的芳香!

顿时沈府内外,人声鼎沸,瑶寨苗乡一片欢腾。人们挑来箩筐,拿来背篓,带来筲箕,在红军的指挥下,排成几行队伍,动作敏捷地把米从地窖里运出来,直到黄昏,才全部运完,共计五百多担。这些米除一部分留给红军作军粮外,瑶、苗兄弟各户都分得白米一箩。六十多岁的沈大娘,双手捧着香喷喷的白米,两眼含着热泪,却又笑得合不拢嘴。

接着,红军和群众打开了沈府的每间房子,没收了沈万财的财产。除银元留作军饷外,其它的都分给了贫苦农民。

瑶、苗同胞十分感激红军,都热情地邀请红军住到自己家里,并精心地看护伤病员,送药送水,有的还献出了祖传秘方。在瑶、苗兄弟的关怀下,伤病员的身体都迅速康复了。

那时,方圆几十里瑶寨苗乡,真是热闹极了。入夜,不论是鼓楼上,歌墟里,还是阳台晒楼,寨坪村口,处处燃起篝火,奏起芦笙,吹起木叶,放起鞭炮,敲锣打鼓,擂台对歌。人们跳着欢乐的民族舞,唱着激越的新山歌,庆祝红军的胜利,感谢救星共产党。

原载《红军长征在湖南(故事集)》(尹建德)

来源:城步融媒体中心

作者:尹建德

编辑:伍玉桃

本文为城步新闻网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www.cbnews.gov.cn/content/2021/07/07/9632385.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城步新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