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湘桂线上的秀美汀坪

来源:城步融媒体中心 作者:肖丁勤 编辑:redcloud 2014-10-22 09:04:14
时刻新闻
—分享—

  

 

  湖南最大的红豆杉,胸围4.8米。

  

 

  情人树。

  

 

  千年杜鹃树。

  

 

  沙基彩调。

  

 

  演彩调的沙基村三少女。

  

 

  古田人家。

  

 

  古田灵雾。

  

 

  千年巨藓。

  

 

  沙基村风雨桥。

  

 

  美丽沙基。

  “杉木扁担轻又轻,我挑担茶叶出山村,乡亲们问我是哪里的客哟,我是湘江边上种茶人……”六十年代,一首《挑担茶叶上北京》传唱祖国大江南北,成为湖南民歌经典。这首民歌的源头,就是来自城步苗族自治县汀坪民歌腔调之《贺郎歌》。

  走进汀坪,就如同走进大美山水的户外天堂,走进山歌动地的歌舞海洋,走进神秘新奇的民俗世界。2014年9月下旬,县新闻信息中心与县文联组织的汀坪采风,让我们充分领略了秀美汀坪的无限魅力。

  山水汀坪 户外天堂

  “一个户外探险者坐在十万古田一条溪边吸烟,后将烟头摁熄架在溪上的一根褐色桥木上,没想到这节枯木竟移动起来,嗖嗖地滑向暮色山林中”,“是一条大蛇,一条腰围尺余的大蟒蛇”。这个探险者事后向人们描述这惊魂一刻时,仍心有余悸。这个故事在省内外驴友中广泛流传。后来还有看见野马群和金钱豹的说法。这些神乎其神的故事版本,无疑更增添了十万古田的神秘悠远,勾起户外探险爱好者的浓厚兴趣。

  十万古田,汀坪乡一张闪光的生态名片,一个湖南驴友心中的户外天堂,也是我们汀坪之行的首选目的地。

  从城步县城一路往南,在汀坪乡白山头折转往西,沿陡峭山路蜿蜒直上,到越野车再也开不动时,我们开始徒步攀爬近一小时,终于到达十万古田边界——下古田。下古田海拔1500余米,密密的苦竹林取代了高大的乔木,山雾挟着厚重的水气倏忽而来,沾在头发和眉毛上化成白色的水珠。来到1700米的中古田时,天空豁然开朗,现出瓦蓝天幕,山谷云彩缭绕,成片的云锦杜鹃林屹立山坡。同行的汀坪乡干部李南林告诉我们,云锦杜鹃属国家保护树种,花型特别漂亮,是杜鹃花科的极品,只适宜于高寒气候,在山下不能成活。闻听此言,让我们对如此高贵的树种肃然起敬。

  在云锦杜鹃林中深处,坐落着十万古田唯一一座小木屋,那就是传说中的十万古田守护者“老易”的家。老易是个有故事的人,特别是他与十万古田近20年的生死守望,深深感动了我们。木屋前面是一片千年杜鹃林,老易对这里的每一棵树都了熟于心,绝不容许盗伐者对古木的觊觎。他也是十万古田的“活地图”,没有他导游很难走出这片苍茫的原始次生林。我们问,有没有碰见千年蟒蛇。他说,或许存在,但没见过,在巡山中时常碰见大棕熊倒是真的,要不是身手敏捷,早丧命于熊口。

  莲花地是中古田的中心,数十亩两尺高的观音竹独自葳蕤,四周山坡如莲叶舒展。老易介绍,相传有一樵夫在此遇见60年一次的天庭联欢晚会,手中铁斧顷刻变成黄金斧,樵夫沾此仙气后成长寿之人。上古田是一片空旷大草原,一株杜鹃诗意地立于原上,一阵雾岚袭来,又隐隐不见,似乎只为到访者500年一次的前生相约。

  美丽传说,珍奇树木,千年杜鹃,巨型苔藓,秦朝遗址……这就是十万古田带给我们的初次印象。

  十万古田老易说,明年五一再来吧,那时漫山遍野的杜鹃盛开,繁花似锦,才是古田最美的季节、最美的风景。

  乡党委书记刘翼说,汀坪有两张国字号名片,不仅有十万古田国家湿地公园,还有金童山国家自然保护区,四季皆景,欢迎随时到访。

  文化汀坪 神奇红豆

  下山途中,回望十万古田,已是云遮雾掩,湘桂群峰,逶迤起伏,俯看山下村庄,稻谷金黄,炊烟袅袅,一派祥和景象。

  当晚夜宿沙基村,正好碰上该村排演苗戏“彩调”。“彩调”是何路戏种?见我们一头雾水,村主任卢福明热情介绍,沙基彩调为祁剧分支,民国初年传入该村,融合当地俚曲小调,独成门派,流传至今,声腔分生、旦、丑角,说白为祁阳官语或广西官话。来到村活动中心,只听锣鼓“咚咚“响起,近百村民早已济济一堂,三位11岁左右的小女生正在演出《贤女劝夫》,“父子和睦生孝顺,兄弟和睦不分家,姑嫂和睦不吵架,夫妻和睦好发家”。三位小“明星”,表演虽显生涩,但却有板有眼,小生踱方步,举止洒脱;旦角踩十字,神态妗持。演毕谢场时,三位女生脱去戏服,摆出妩媚造型,赢得满堂喝彩。

  “沙基彩调是城步独有戏种,流传于汀坪、五团及湘桂边界的龙胜、资源等地。在八十年代以前文化生活还不活跃的几十年间,村里几个唱戏的红得很,受欢迎程度不亚于当今大明星。”现年51岁的彩调第四代传人秦玉林说。“乡政府对彩调很重视,指导村里成立沙基彩调戏班,并于今年中秋节举行了彩调汇报演出,场面真是火爆。现在老年人乐教,年青人乐学,彩调传承后继有人,彩调文化一定会发扬光大。”秦玉林很乐见彩调的美好未来。

  刘翼介绍,汀坪文化厚重生辉,民族风情丰富多彩,除沙基彩调外,还有大河唢呐、内里舞狮。唢呐吹奏技艺高超,上界下坡无须换气;狮舞助阵,雄壮威武,可上六层桌台,堪称一绝;“劳动号子”挖土歌,粗犷悠远。此外还有青草节、酒粑节、罢谷节等。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汀坪是红豆杉的故乡,全乡各个村里的风水树大多为红豆杉,千年红豆杉有800余株,被老百姓视为神树。在沙基村四组,我们就见到湖南最大的一株红豆杉,树高近20米,树冠伸展达1亩,树围4.8米,须3人合抱。在树下站片刻,立刻感到凉风习习,身体清爽,不时有水汽化为小水珠顺叶尖滴下,而树外是晴空万里。村里老者蒋绪文说,“这棵神树治序疮疾有特效,患者在家蒸好米粉肉,诚心供在树下土地庵前,再用石板上的老蒲扇扇扇身上疮疾,回家即痊愈。这个典故又叫‘孟公菩萨一把扇’,相传古时一姓孟的烧炭翁误烧沉香木,香气直冲南天门。太白金星循香至此,见其辛劳,顿生怜悯,问其有何需求,孟公答‘只要一个凉快的地方和一碗米粉肉’。太白金星即点化孟公‘沙基村红豆树下最凉快,树下有米粉肉’。”

  刘翼告诉我们,这株红豆杉属公树,不结红豆,在山坳另一边,生长着一株母的千年红豆杉,每年红豆挂满枝头。公母分开,夫妻分离,隔河相望,互诉衷肠。青年男女将此两树视作“爱情树”,先拜公树,后拜母树,摘颗相思红豆,寄托一世情缘。

  千百年来,这两棵神奇的红豆杉护佑着百姓苍生,已成为湘桂边界村民心中的一种精神信仰。

  山歌汀坪 红色故土

  “一杯酒来酒又清,双手拿来贺新人,夫妻同饮交杯酒,早生贵子跳龙门”,这是汀坪乡团心寨村《贺郎歌》之敬酒歌的一段,完整的敬酒歌有十二段,即十二杯酒。湖南著名作曲家白诚仁创作的《挑担茶叶上北京》基本旋律即源出此处。因此,汀坪又被称为《挑担茶叶上北京》的故乡。

  在汀坪乡的采访中,又让我们重温了经典民歌——《贺郎歌》。团心寨村民赵明兴说,白老先生来过两次团心寨,第一次是1958年民歌采风,第二次是1998年重返团心寨看望老朋友,然而昔日给他唱歌的老朋友已作古,令白老黯然神伤。白老无限怀念地说,团心寨谭必富是当年湘桂边界的山歌王,更是一代山歌宗师,他唱的山歌真正是“实实在在、原汁原味、货真价实”。临走时,白老叮嘱,《贺郎歌》、《嫁女歌》是珍贵文化遗产,一定要好好传承发扬下去。

  白老说的《嫁女歌》与《贺郎歌》并称为姊妹篇。在当年白老坐过的村口红豆杉树下,两位村民给我们分别演唱了这两种曲调山歌。山歌是一个民族的情感寄托,《嫁女歌》旋律优美,凄婉动人,拖腔委婉,表达了新娘对父母眷念之情;《贺郎歌》音调高昂欢快,缠绵抒情,洋溢着祝福喜庆氛围。沉浸在原生态的山歌中,让我们再一次受到民族文化的浓烈熏陶。

  汀坪是一部文化的大书,行走其间,无不让人感受生态文化、民俗文化的独特魅力,刘翼还告诉我们,汀坪红色文化也是极其深厚。刘翼说,汀坪地处湘桂交界,如果说城步是红军长征过邵阳的第一县,那么汀坪就是红军长征过城步的第一乡。

  1934年9月与12月,红军长征先遣部队红六军团与中央红军主力由广西资源县翻越湖南界进入城步汀坪,宿蓬洞,上南山,过通道,留下红色足迹。当年红军在汀坪乡大河村立下木牌“我们已到湖南境内,有劳桂军远送”。在沙基村,王震、肖克、任弼时设立过临时指挥部。在团心寨村六组,已故红军葛贻森遗孀、现年97岁的杨晨春老人还能回忆得出红军过境时的情形,让人无比感动。

  城步古称苗疆要区、楚南极边,从汀坪经五团到南山这条边境线,可以说是极边的极边了。刘翼说,这条边境线对于城步有着重大意义,当年红军长征在此湘桂山间潜行,保存了红军实力,为通道转兵打下坚实基础,开始了伟大转折,没有边境群众当年的牺牲和付出,城步就不可能申报成功革命老区县,并在此基础上继续申报革命苏区县;更是一条极其珍贵的旅游景观大道和民俗风情大道,分布着南山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十万古田国家湿地公园和众多的户外活动资源,堪比“央视四套的北纬30度中国行”,极具旅游开发潜质。

  结束汀坪的采访,仍让人回味不已,文化汀坪,秀美山水,魅力无限,发展无限,“让心灵与山水同美,用行动为汀坪增辉”,汀坪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

来源:城步融媒体中心

作者:肖丁勤

编辑:redcloud

本文为城步新闻网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www.cbnews.gov.cn/content/2014/10/17/9473327.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城步新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