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密码: 站内搜索:
百姓呼声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滚动新闻: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中国城步网 > 新闻中心 > 社会民生 > 内容阅读
大洲有个瞿法候
  来源:  时间:2018年06月26日   作者:杨光清  点击:

  瞿法侯,男,苗人,清同治年代出生,家住现城步苗族自治县丹口镇泉洲村(原大洲村三组)南蛇界脚、巫水江边的盆口里岩嘴子,全家六口人,两夫妇加三男一女,住在只有两丈见方的小吊脚木楼,现有遗址,单家独户,门前一条又小又陡的小路,下河挑水。

  由于家里穷,父母又早早过世,瞿法侯没有读过多少书就取妻生子,独立门户,为了生计四处奔波,给有钱人家打点短工或放木排下洪江,弄几个零花钱,整个家庭倒还算清静平安度日。

  到了三十多岁,不知他在哪个师傅门下投师学艺,做了师公,专门去为人家镇邪、驱灾、避祸,而且比较灵胜,他的香火一般沿巫水河畔,方园十几公里。但凡人家占香、问卦,放阴,如某家某人有凶、有祸或得怪病,都请他去行法事除災祸、保平安。关于报酬也得看主家舍不舍得,富者多给他也要,贫者少给他也收,没有统一标准,也不讲价钱。他的师傅按照当地风俗给他办了行香火做法事必备的一整套,如脸谱面具,有的慈眉善目,有的凶神恶煞,有的奇形怪状,有的面目狰狞,头戴的头扎,要民间少女手工绣的各路菩萨头像,做法事时才能请得来,有灵验。身上穿的有法衣,手里有禅杖和师公刀,拿来驱妖魔鬼怪的。皮箩里有竹卦,拿来预测凶福吉祸的牛角和海螺,是用来号令阴兵和与天、与神、与冥对话的,还有各场法事的经书等等。

  有一年他到羊石田一户陈姓大户人家做法事,主家问要什么报酬,他说我家里穷,我只要一牛角米。这家财主听了很高兴,他心想,做完一场法事,要三天三夜他只要一牛角米,太划得来了,法事做完之后,财主要付报酬,瞿法侯也早有准备,他从皮箩拿出一个兜豆腐的口袋,将牛角大头朝上,角尖朝下,财主的长工们扯的扯口袋,有的往角牛装米,结果大米挑了一担又一担,往牛角里装了一大半夜,那只牛角还是装不满,后来还是瞿法侯的老婆派人送信,悄悄附在瞿的耳边说“家里的谷仓已装满了”瞿法侯才慢条斯理地说:“算呱,我也只要咯多子呱!”

  话说羊石青田村一组,小地名叫栗林头的地方,是一个小山寨,山寨下面有一条小溪,由于山寨里人畜的粪尿,下大雨时顺水流下,流到小溪,所以小溪旁,水肥充足,土地肥沃,长满了巴蕉树,足有200多平方米,最高的巴蕉树足有三丈高,叶子足有一米宽一片,遮天蔽日,无人敢去。寨上人讲,经常有个穿着一身绿色的,谁也不认识的老太婆到寨上人家借铁锅炒菜,大概借个两三天又送回,今天借一家,下次又另借一家,几乎家家借到。人们心生疑虑,我们这个寨子附近又没有人家,怎么又经常出现有这么个老妈子来借东西,她又不与人说话交谈,总是用打手势来借东西,又不知她是去哪里,又不知道她借去干什么……。寨上的人们终于憋不住了,决定派人去请大洲瞿法侯,来看一看,到底是什么妖精鬼怪。

  此人来到大洲盆口里岩嘴子找到瞿法侯,说明来意之后,瞿说:“我今天就跟你去,我要先看一看你们那个地方有什么不寻常之处,才能定夺”。从大洲到栗林头,小路不过十里路,说走就走,瞿法侯跟着来人,不到一炷香时间,便来到栗林头寨子上,吃过中饭,瞿法侯对来人说,请你带我去寨子周围转一转。瞿法侯举头一望,望见寨子下边一片好大的巴蕉林,而且非常茂密,心中有了数,而且还找了几个见过老婆婆的人作调查,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象。然后他对寨上的头人说:“你号召寨上多准备点干柴、干竹,等十月以后的打霜天,我再来,到时那些干柴、干竹,我自然有用”。

  果然,那年冬天天气好,早晨打霜,白天大太阳,天干物燥。选了个时日,瞿法侯来了,只见他摆起坛场,拿了一只饭碗,舀了一碗井水,手捧碗水,在水上用手指在隔水一寸远的空中比划了几下,然后吸了口气,将碗水放在桌子上,请大家来看,众观望去,就象海市蜃楼一样,影影约约,现出一个大庄园,红墙绿瓦灰色围墙,非常漂亮又整洁。然后,他指着那片巴蕉林说:“那里有两个小动物在那里成了精,今天我要用火攻的方法将他们消灭,以保你们寨上清泰平安。请你们组织人丁,首先引火烧山,再将准备的干柴、干竹放在巴蕉林的四周,等我点火之后,你们将干柴、干竹往火堆里丢,四围要有人守住,不要让精怪跑了。”只见瞿法侯点燃一把松明,后面跟着几个男丁,各人背一捆干稻草,下得寨来,走到小溪巴蕉林,点燃稻草,火熖上窜点燃枯黄的巴蕉叶。人们再添干柴干竹,熊熊大火迅猛而起,只听得火的呼呼作响和干竹的爆炸声,响彻狭窄的山谷,一下子就把整个巴蕉林烧得精光,只剩下巴蕉的树芯,一根根黑糊糊地竖在那里,这时,人们才敢去进巴蕉林,手拿刀子,棍棒,寻找瞿法侯说的妖精。人们耐心细致地寻找,总找不着,最后在冒出一股地下水的一块青石岩板底下,用木棒撬开,原来里面藏着两只一公一母的大青蛙,每只约重3斤。人们非常高兴终于捉住了妖怪,又找来干柴重新点火,将它们烤熟并吃了。从此之后,栗林头寨子团坊干净,无鬼无怪,人丁发达,六畜兴旺。后来人们把这片巴蕉林开垦成良田,因旱涝保收,又肥气充足,年年五谷丰登。

  我们城步流传一句老人传人的话,学了邪术,对后人是有影响的。瞿法侯的四个子女,老大、老二都是儿子,老三是个妹子叫瞿银金,老四又是个儿子。

  先从老大讲起,二十多岁去放排下洪江,当年放排人有首山歌:“唱起歌来苦哀哀,养崽切记莫放排,生死成败无定准,几多一去不回来!”在城步与绥宁交界的巫水河上有个地方叫“乱石滩”,河窄、水陡,滩险、岩头多,特别是河的中心处有几个“挺心岩”,木排在河中心,快如飞箭,一招不扳到位,撞在河中心岩石上就会排烂人落水,不被乱石撞死,就被木头撞死或被木头绞死、压死,大儿子初次放排,不知水势,不知深浅,还是第一险滩,就烂排、落水,被木头撞死。瞿法侯闻讯后,痛不欲生,走到“老渡口”河神庙,拿起斧子劈菩萨、劈门坎,边劈边哭:“河神庙,河神庙,你保我的儿子都保不住,我还要你做什么!”

  几年之后,二儿子长大了,送去当了兵,结果一去不回来。

  女儿瞿银金,出落得乖乖态态,人见人爱。有一天瞿法侯从绥宁梅口做法事回家,从岩门口大弯沿小路上田头,田头是个大田垅,小路沿河边走正是个热天,有一农夫在田边扯草,看见瞿法侯来了,就上田基跟瞿搭讪,刚好河对门小路上有一年轻妹子,穿着漂亮,在独自行走。农夫说:“瞿先生人人都说你法术狠,看你隔着这么宽的河,能把对门那个妹子的裤头带剪断,我就真相信呱!”那时候,瞿法侯也有五十多岁了,“人上七十古来稀”,所以老瞿也是人老眼花,他还是看了一会,看她那行路的姿式,有点象自己的女儿,他说“看样子象我的女,”“不是的,你的女在大洲自己家里,她何得到咯里来洛。”老瞿经不住不怀好意之人的盅惑,结果,他口念咒语,手指做一个剪刀样子,倾时,对面河的女子裤头落下,那时候还没有发明短裤,裤头掉下就已“漏光”了,而且撸起撸起又掉下,羞了颜面。她知道父亲会从绥宁回家,要路过对河,不是他又还能是谁呢,父亲竟做出这等龌龊之事,我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她一横心,纵身跳进江水中淹死了。后来,瞿法侯觉得做错了事愧对女儿,为了纪念她,就花钱在那里修了座桥,取其女之名“银金桥”,桥有四排三间,青瓦盖屋,石板铺路,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修筑城步至绥宁公路才将此桥拆掉,现在60岁以上的人都还记得这座桥。

  瞿法侯有个习惯,出门做法事,如果有十里八里,他就不回家,如果三五里,做完法事他会赶夜路回家睡觉的。这时,他的小儿子也有十四五岁了,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叛逆期。有一天本地一个不怀好意的坏男,知道瞿老先生去羊石田做法事,这场法事比较简单肯定当晚要回,他就蛊惑瞿的小儿子说:“你说你天不怕地不怕,我今晚试你一下胆量,你走至某处路上边草丛中藏起,如果有人行夜路经过,你就对他撒沙子,那个人会吓得半死的。你说好笑不好笑。”小孩天真,经不住大人的诱惑,而且还有精神层面的刺激,他便答应下来,吃过夜饭,他说去接父亲,向母亲通报了一下就独自一个人走到离家约公里的小路上面,隐藏起来,并还摘了叶子从河边沙滩上包了约一斤河沙放在所蹲的身边。

  那晚瞿法侯在羊石田做法事果然收场得早,吃过夜饭,清点行李、道具,以及主家打发的大米,雄鸡、刀头(猪肉),由一家丁挑着,瞿老先生举着火把,家丁挑着担子一前一后,送瞿回家。再说,蹲守路边高处的瞿家小子,远远听见有人讲话举着火把,向他走来,走到近前,他就抓起一把沙子对准来人头上一撒,就蹲下不动。他见人不喊不骂,只是在原地不动。他接着又抓了一把沙子往来人头上撒去。这时瞿法侯忍耐不住了,他对着撒沙子的地方喊道:“撒沙子的是哪个,要是个人你给我站出来,你要是个鬼我就不客气了哦!”他们两人立住足听了一会,毫无响动,又启步往前走,只听得“哗”撒了一把大沙子到头上。瞿老先生想今晚可能是遇上了法事场中结怨的孤魂野鬼了,他就毫不客气地,对天念了几句咒语,顺便将路边一根茅毛的尖用手指甲用力一拧,就头也不回的,往屋里方向走去,走到自家,放下担子,老婆出来迎接,一看只有两个人,没有小儿子,她就问老瞿:“你小儿子讲来接你,怎么不和你们一路同回?”“我没看见他呀!”老瞿突然想在路遇上“鬼撒沙子”的事,大声说:“不好了,坏事了!”老婆急问:“什么不好了,什么坏事了?”瞿说刚才在路上碰上“鬼撒沙子”,我误以为是鬼,喊又不作声,我就用法力把他的脑壳扭瓜了,我们赶快去,看还有救没有!三个人急冲冲来到刚才撒沙子的地方,瞿法侯爬上路矿,在一个刺蓬里找到了小儿子,已经身首异处,头颅已血流干净,无可救药了。只见老瞿抱住小儿子尸体,哭天抢地,歇斯底地喊:“报应啊!报应!”他的嘶喊声,震动了整个山谷,发出连声回响。

  子女的性命都断送在自己手中。自此之后,不管人家请他去做什么,无论出什么高价,瞿法侯都不去了,夫妻相约,只坐到63岁就同归于尽。地方人将他们夫妻葬在他老屋场后边,现在的马路下边,草丛中有两个坟包,至今无人挂扫。

 

  

 

  投稿邮箱:红网城步分站 chengbutongxun@163.com   QQ 群号:361945576

  【责编:安娜】

  • 城步举行“日行微善 文明城步”志愿活动
  • 塔溪红提鼓起农民“钱袋子”
  • 城步首批32名新兵启程赴山东
  • 城步县委常委会召开专题民主生活会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上网服务 | 网上投稿 | 新闻热线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中共城步苗族自治县委  城步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主办 湘ICP备09015956号
中共城步苗族自治县委宣传部 归口管理  城步苗族自治县新闻信息中心 承办
地址: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行政中心七号楼三楼  邮编:422500  网站联系电话:0739-7360165  电子邮件:chengbutongxun@163.com


湘公网安备 430529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