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密码: 站内搜索:
百姓呼声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滚动新闻: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中国城步网 > 专题频道 > 城步文艺 > 文学作品 > 内容阅读
吉   奋
  来源:  时间:2018年02月05日   作者:陈扬桂  点击:

  吉奋降生的那一刻,一只母鸡凑热闹,跳到他娘的床头屙了一坨鸡粪。产婆一边接生,一边骂母鸡:“你撞到个鬼了,屙坨咯大的鸡粪。”他爹在门外接腔:“鸡粪也好,狗屎也好,屙出来了就好。”从那一刻起,他爹娘就叫他“鸡粪坨”了。

  鸡粪坨脑子不开窍,加上家里也穷,就一直没有进学堂门。别家孩子在村里的祠堂琅琅念书的时候,鸡粪坨扛着畚箕在祠堂的前前后后兜圈子,为的是捡几坨狗屎交到队上换工分。狗屎交到生产队,记工员给他取了个“吉奋”的雅号。年岁稍大一些后,吉奋就跟着大人上山下地,虽然学会了一些农活,但大多干得不精致。刚刚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也就是农民说的分田到户的那几年,村民们种田的积极性很高,各家各户的庄稼都长势喜人,可是吉奋家种出的作物总像癞子一样,高高低低,稀稀落落。后来,村里走得动的人陆陆续续都外出打工了,吉奋一字不识,出不得远门,守在家里跟老年人一起作阳春。再后来,老人们也不种地了,村里的田地都荒芜了,只有吉奋一个人还种着自家的几丘薄田。

  这几年,到处控产能,关企业,在外打工的人大多失了业,但是,失业了的人们宁肯在他人的城市里瞎混着,也不肯回到自己的农村来,整个村子里还是只能看到吉奋这一个不是老人的男人。这几年,四邻八村建房成风,在外面挣到钱的要建,没挣到钱的东挪西借也在建房,似乎不建栋高大的房屋,人在村里就矮了一截,似乎不把自家的田地建了房就吃了大亏。一边是家家户户竞相建房,一边是没有谁愿意在家做苦工,那些无法用机械承担的重活、脏活,就只有喊吉奋来做了。这样一来,吉奋成了方圆几十里地里抢断手的劳动力,一年365天,他没有一天闲空的日子。他的工价自然也一年一个台阶,跟着不断飙升的工匠工资一道攀升。

  在农村,包工头有的是,工匠也多如牛毛,随便一个人拿起一把砖刀便成了泥工师傅,只有吉奋的那碗饭没人吃得下。为了你好我好,建房的房主老板,便自发给吉奋排了班。哪几天去张三家,哪几天去李四家,吉奋自己记住,到时即使自家有天大的事,他也不请自去,从来没有误过房主老板的事。

  吉奋脑瓜子不好使,但小九九还是有,为了确保天天有事做,他有时故意把房主老板不急的活留到闲空的时候,如果临时有人开着小车上门接他去干活,只要不会误了事先约定房主老板的工,他也会见缝插针去接些临时活。但如果约定的房主老板要赶工,你就是开着飞机来接他,他也不会跟你走。

  吉奋自己规定下午6点收工,到这个点他放下担子就要走人。有些房主老板想占便宜,借故要他多背几包水泥,他嘻嘻笑一声,口里说着,背就背,慢走一下也不会撞到鬼,背起水泥就跑。如果你以为他好说话,想少付或慢付他的工钱,那就错了。他说好180元一天,你给179绝对行不通,给181他坚决不肯多要。你说马上去给他拿工钱,要他先干活,他说我等你去拿钱,然后一屁股坐到地上,任你好话讲尽,他是岿然不动,等你把当天的工钱拿来了,他的屁股就像装上弹簧一样,立马弹了起来。是他把钱看得重吗?不是。据说,这是他侄儿帮他定的规矩:先给钱,后干活;一天一给,免得记错。

  吉奋对钱并不看重,建房工地上不时有人捡到钱,回回都是他丢的。村里的小妇女打牌输了饭米钱,只要向他开口,这个五十,那个一百,他自己都记不清借出去多少了。村里有老人生了病,不论是谁,他都要买一箱蒙牛奶给老人送去。每次收工回家,他总会到村口的小卖店买一把纸包糖揣进口袋里,自己顶多吃一两粒,余下的全都拿来逗村里的那些留守儿童们。吉奋没有成过家,人一个卵一条的过日子,一年挣这么多钱,他舍不得买肉吃,买衣穿,自己藏下三五几百之后,一分一厘全都交给侄儿保管。

  吉奋从来就很硬朗,不占别人丝毫便宜,更不会乱拿人家的东西,小时候,即使是拉在别人菜地边的狗屎,也不会捡进自己的粪筐里来。他的这个个性,本村的男女老少都知道。然而,他有次去给邻村的东古家背水泥时,却被误会偷了人家的钱。东古的新房建在一个偏僻的山窝里,前不着村,后不巴店,新房旁边仅仅一座破旧的土砖房,东古的水泥寄放在土砖房的屋檐下。土砖房里住着一位叫江满奶奶的老人,她的儿子带着家小去外面打工了。那天下午临收工的时候,江满奶奶突然问吉奋:“你进我屋里来么?”

  吉奋说:“我背水泥,进你屋做么个?”

  江满奶奶鼓着一双怀疑的眼睛,将吉奋的衣袋、裤袋上下左右地扫描了几个回合,嘴里咕哝着,不知说了些什么。

  吉奋第二天来到工地时,东古一边把当天的工钱递给他,一边问道:“江满奶奶昨天丢了钱,吉奋你进她屋里了么?”

  吉奋接了工钱,塞进袋子里,过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怒目圆睁地对着东古吼道:“你说什么?你说江满奶奶丢了钱,是我吉奋偷了?!”

  东古连忙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问你一声而已。”

  “你东古就是这个意思!”吉奋怒气冲冲地挖出袋子里的钱丢到地上,“我不给你做了,你这样冤枉我……”话还没落音,人就跑开了。东古追在后面喊他求他,他头也不回,一边骂娘,一边拼命地往自己家里跑。

  第三天,东古开着小车来到吉奋的破屋前,吉奋一见是东古,迈出门坎的那条腿立刻缩了回去,把房门紧紧关上了。东古脸贴着门板,轻言细语地说道:“吉奋你莫生气,昨天我那话问错了,我今天特意来向你道歉,江满奶奶的钱是我屋里黑皮偷去打游戏了。”

  门吱呀一声开了,吉奋高兴地问道:“真的是黑皮偷了?”

  “真的是黑皮偷了。我昨夜打了他一顿饱的,江满奶奶的钱我也退回去了。”东古从袋子里摸出两张崭新的百元钞票,递到吉奋的手上,接着说,“还得麻烦你去帮我家做,这是今天的工钱。”

  吉奋说:“好,我跟你去,等我进屋去拿20块来找给你。”

  “不要找了,那20块钱算我给你道歉的。”东古拉着吉奋,请他上车。吉奋挣脱他的手,进屋里拿来20块钱硬塞到东古的衣袋里,口里喃喃道:“道歉就道歉,多给20块钱算什么,把规矩破了。”

  这一天,吉奋干得特别开心,下午收工的时候,他破例要给东古多背几包水泥。东古催他回家,他说:“我明天万一来不了,师傅们也有水泥用。”直到夜幕降临,他才拖着疲惫的双腿回家去。

  吉奋埋着头走到自己村口时,天已经完全黑了。这时,只听见村里人声沸腾,吉奋抬头一看,发现村子正中央的一座房屋起火了,人们呼喊着,奔跑着,都在忙着打火救人。看到这番情景,吉奋拔开双腿,没命地冲上前去。

  在全村老老小小奋力扑救下,烈火熄灭了。可是,奋不顾身爬上屋顶掀橼皮、断火路的吉奋,一脚踩空,掉进了火海……

  吉奋离开人世后,有两件与他有关的事情需要补充交代。一件是他的侄儿把吉奋历年的积蓄24万元全部交给村里,村里用这笔钱修通了进村的公路,路口竖了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吉奋路”三个大字。另一件是江满奶奶的儿子回家后,在自家楼上看到一只皮手套,他拍了张照片发给城里的姐姐,姐姐认出手套是她那个吸毒儿子的,经过审问,儿子承认偷了外婆500元买白粉。

  (作者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作协会员)

 

     

 

  投稿邮箱:红网城步分站 chengbutongxun@163.com 群号:361945576

  【责编:安娜 手机:13647398288】

  • 城步举行“日行微善 文明城步”志愿活动
  • 塔溪红提鼓起农民“钱袋子”
  • 城步首批32名新兵启程赴山东
  • 城步县委常委会召开专题民主生活会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上网服务 | 网上投稿 | 新闻热线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中共城步苗族自治县委  城步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 主办 湘ICP备09015956号
中共城步苗族自治县委宣传部 归口管理  城步苗族自治县新闻信息中心 承办
地址: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行政中心七号楼三楼  邮编:422500  网站联系电话:0739-7360165  电子邮件:chengbutongxun@163.com


湘公网安备 43052902000001号